胚胎期神经生成的实时调节是由低稳定性的转录因子控制的,但是这一调控过程的机制却还不清楚。

近日,来自德国、瑞士及英国的科学家们的联合研究发现RNA酶Ⅲ——Drosha和DGCR8(也被称为Pasha)在小鼠的神经生成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Drosha和DGCR8都是小RNA(miRNA)形成和加工过程的关键分子。特异性地使小鼠前脑的神经前体细胞中的这两种分子失活会使神经前体细胞失去干细胞的特性并过早分化。而同样在小RNA的加工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Dicer酶失活后却不会引起同样的变化。Drosha能够下调转录因子Neurogenin2(Ngn2)和NeuroD1的表达。反之,过表达Ngn2的表型和Drosha失活的表型相同。Neurog2mRNA包含了和小RNA前体相似的、进化保守的发夹结构。这种结构与神经前体细胞中mRNA的微加工过程有关。研究者发现,Drosha能在Neurog2mRNA的微加工过程中除去发夹结构以使其失去稳定。

这项研究揭示了神经前体细胞中使mRNA失去稳定性进而降解的机制。这一过程有利于减少神经干细胞中促使干细胞分化的转录因子的堆积,从而维持干细胞保持未分化的、多能性的状态。虽然Drosha和DGCR8都是小RNA加工过程的重要分子,其使mRNA失去稳定的过程却与小RNA无关。